首页>特色栏目>湖湘文史>楚风吟草

2017年刊-诗联论坛-胡静怡

时间:  2018-04-19

休镌劣作辱名山 

 

  君山,因“君妃二魄芳千古”而闻名天下,因“白银盘里一青螺”而令人神往。其山虽无华山之险,泰山之雄,青城之幽,峨眉之秀,但其深厚的历史人文蕴藉,足以傲视群侪,跻入名山之列。 

  奇山秀水,乃由天造,非人力所为。而胜水名山,却赖人文打造,非天可以为之。鹳雀楼因王之涣一诗而扬名四海,滕王阁因王勃之序而享誉千秋,岳麓书院以惟楚有材一联而吸引天下游人,岳阳楼却以范希文乐忧二字而闻名遐迩。所以,千古以来,“江山也要才人捧”已成定律。 

  此一定律,为当代人所重视,乃得益于旅游业之兴旺发达。凡各地旅游景点之打造,无不悬联、刻赋、挂画、题诗。这种风气,值得提倡,值得点赞。自然之美,人文之美融为一体,岂不令人手之舞之足之蹈之? 

  然而,事物往往是一分为二的,好的一面固然令人雀跃,而不好的一面却不免令人愀心。如果这些诗、联、赋、画俱是佳作,俱为精品,则足与该地之奇山秀水珠辉玉映,相得益彰,美不胜收,留连忘返;倘若这些作品是次品,是劣品,乃至废品,岂不如喷喷香的东坡肉上粘着一只嗡嗡叫的苍蝇,令人败兴,令人作呕? 

  笔者毫不客气的说,君山岛上景区大门联,就是这么一只苍蝇,!谓予不信,君试看之: 

  水环千里萃万景; 

  天下奇观唯君山。 

  对联之所以谓之对联,必具四大要素,即:上下联之间,一必字数相等,二必平仄相谐,三必词性相对,四必语意相关而畅达。笔者是吃粉笔灰出身,习惯了以得分多寡来评定学生试卷之优劣,便以此四条标准来审查此作,按百分制,每条占25分逐一计分,结果如下:该作满足了第一条,计25分;根本不符合第二条,计零分;绝对不满足第三条,计零分;亦难适合第四条,最多计计5分。最终综合评分30分,得分乘以2方能及格!很惨,很没面子! 

  这位学生如果是柔弱的女孩,可能会哭得梨花带雨,稀里哗啦。假若这位学生是性格刚烈的男孩,又恰好是官二代或者富二代,说不定会气势汹汹地撞开我办公室的薄门,大声质问:凭什么只给我这么少的分?!那么,我只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了。虽然我从不怕官,也从不对富豪们高山仰止,但解释一下还是必要的。传道授业嘛,乃吾辈之天职。谁教我是吃这碗饭的呢。 

  该作上联第二字是“环”,平声,全句七字,依据王力先生《诗词格律》,即属“七言平起式”,其联之平仄格式应为: 

  平平仄仄平平仄; 

  仄仄平平仄仄平。 

  但该作的实际平仄却是: 

  仄平平仄仄仄仄; 

  平仄平平平平平。 

  按古人所言,诗中平仄可以“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明”,所以我们在此也不必追究上下联第一三五字的平仄,只审视第二四六字。明眼人一望便知,上联第六字应该是平声,作者却用了仄声字。于是整个上联结尾四字全是仄声,成了四仄脚!三仄脚尚不为世所容,而况四仄脚乎?下联第六字应该是仄声,作者偏偏用了平声字。于是,下联便创造了吉尼斯记录,短短的七字联,竟用了六个平声字,结尾形成五连平!倘说古人在五言律句中,往往有三仄脚的情况出现,但三平脚从来没出现过!三平脚乃诗家联家之大忌,而该联竟敢于写出五连平的句子来,真是天才!这种极为低级的错误,当然不允许犯!计零分毫不屈。 

  至于对仗,该作更是一蹋糊涂。对仗乃对联最本质的特征,无有对仗,何言对联?我们不妨将该作上下联相同位置上的词语逐一审视一下: 

  “天下”对“水环”,一个是方位名词,一个是主谓结构,牛头不对马嘴;“奇观”对“千里”,一个是偏正结构的名词,一个是数量词,根本不形成对仗;“君山”对“万景”,一为专有名词,一为数量词,风马牛不相及。整篇作品,无一处对仗存在,不应该计零分么? 

  最后弹一弹联意。上联还说得过去,从古至今,“八百里洞庭”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故“水环千里”不是吹牛。但下联的牛皮吹得太厉害了!“天下奇观唯君山”,只有君山才有奇观,别处都没有?或者说,天下所有的奇观都不如君山?你这么一吹,天下人会信服么?恐怕作者本人都不相信吧?给先生计5分,实际上是给了先生天大的面子。 

  该作的撰制者根本不懂对联的基本规矩,纯粹是一顿乱搞;而该作的书写者也是一个半文盲!千里万里的里字,古来就是这个“里”,从来没有繁体写法,而这位“书法家”竟然给它平空添加一个衣旁,成了里里外外的“”,或者说是衣里子的“”,真正是故显高深,弄巧成拙了! 

  如斯劣作,堂尔皇之地镌刻于君山景区大门牌坊,让娥皇女英情何以堪?让岳阳人民情何以堪?让湖湘文化情何以堪?出洋相出到了全世界的游客眼前,丢大丑丢尽了湖南人民的脸面!君山的有关单位,岳阳市的有关部门,你们竟能熟视无睹,安之若素,真佩服你们的脸皮! 

  (笔者缀言) 

  本文公布之后,当晚就有一先生告知,所谓君山景区大门“联”,实为元代大学士许有壬诗中之两句,先生还拍照提供了该篇诗作之全文以为佐证。这两句话是许氏诗中句子,我早就知道,但苦于一时找不到原诗,故此文中未予提及。先生原是文史专家,更是热心人,既然给我提供了如此宝贵的资料,我岂能辜负他一腔热忱?故此再饶几句舌。 

  许有壬,汤阴人氏,元代延佑二年进士及第,官至集贤大学士,光禄大夫。其古风《游君山岳州经历善原道学正潘彦宾黄文复刘光远同行》开篇即是“蓬莱瀛海飞渡难,世人可闻不可攀。水环千里萃万景,天下奇绝唯君山。湘君南去九嶷远,泪洒修竹留馀斑……”百度里面《岳阳景区101问》中说君山景区大门联是“元代宰相许有壬题”,显然是一种毫无根据的杜撰。其一、许有壬根本不可能题写该“联”,作为一个进士及第出身的饱学之士,绝对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;其二、说是许有壬所题,既无历史记载,又无确切原件佐证;其三、从书法角度观之,亦非古人笔迹,明显是从电脑中集颜体所为。所以,这副所谓的“联”,实际上是岳阳市有关部门的杰作!把许有壬诗中两句截取来,将“绝”字改为“观”字,于是堂而皇之地镌刻于牌坊之上。 

  岳阳市旅游景点素来有此光荣传统。岳阳楼大门“联”不也是这样制造出来的吗? 

  “洞庭天下水;岳阳天下楼。”作为“千古名联”一挂数十年,忽悠了多少天下游人!短短一副五言“联”,竟然相应位置上有四个字平仄完全一致,而且“天下”二字同位相重,这也叫联?明眼人都清楚,岳阳楼这大门“联”截取于明代魏允贞的一首乐府诗:“洞庭天下水,岳阳天下楼。谁为天下士,饮酒楼上头?”乐府诗兴于汉魏,从来是不计平仄格律的,又怎能从中截取使之成为格律对仗十分严格的楹联作品呢?如果都照此而行,那李白的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也可当做楹联来悬挂了,甚至于“天要落雨,娘要嫁人”也可称之为“佳联”了。岂不是开国际玩笑么?岳阳市两大著名景区的门联糊里糊涂的炮制过程如出一辙,我们不该好好地反省反省么?